首 页 介 绍 本科生教学 研究生教学 师资组成 客座教授 访问学者 新闻公告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新 闻 公 告
   
   
   
 新闻公告 > 新闻

“美丽乡村规划,是靠脚一步步丈量出来的”——杨贵庆和他的黄岩“新乡土主义”规划实践

 

日期:2016-3-2 发布:城市规划系

 

“像兽医站原来一直撂在那里,谁想到杨教授他们一弄,现在还能开网店呢!”浙江黄岩沙滩村支部书记黄官森感慨。原来,自2012年以来,我校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规划系主任杨贵庆带领一批矢志“美丽乡村”的师生,年年到黄岩搞乡村调研,搞“新乡土主义”乡村规划,成果如今已经在黄岩的屿头乡、头陀镇、宁溪镇等多个村开花结果,用当地村民的话来说,就是“又有面子,又有里子,村里舒服着呢!”

美丽乡村规划,是用脚一步步丈量出来的

去年11月,我们跟随杨贵庆教授到了黄岩参加“中德乡村人居环境可持续发展路径探索2015学术研讨会”。会一结束,杨贵庆就带着一行人来到沙滩村,“美丽乡村建设重在实践,理论来自实践,而实践是靠脚一步一步丈量出来的。”被村民称为“拼命三郎”的杨贵庆教授如是说。

这回到沙滩村干什么?他是想弄清一个叫做“东客柱”的地名。那天刚下过雨,杨贵庆凭着一个手机上的指南针,一路翻山越岭5个多小时,行走了25,000多步(手机计步器数的)。为了做好沙滩村村落的规划与修建,他已经多次这样爬越状元山、翻过引坑岭,越过蒋家岸,最后到达宁溪镇的乌岩头村。“我在地图上仔细研究过,乌岩头村就在我们站的西南方向45度角,顺着这个方向修一条旅游步道,乌岩头村和沙滩村就可以连成一线,规划建设“演(教寺)太(尉殿)美丽乡村金廊工程,成为独特的乡村旅游目的地了。”

“看你们,都成泥人了!”乌岩头村支部书记陈景岳见到我们一行10个人,鞋上沾满了烂泥,裤子大半湿透,头发湿漉漉地紧贴着头皮,心疼得喊了起来。听到这声喊、看着书记的表情,我知道杨贵庆和他们已经亲如一家人了。

黄岩三个乡镇的沙滩村、乌岩头村、石狮坦村等多个村的村民,在村头、岭头、田头、溪边见到杨教授,那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了,脸上像朵菊花样的大爷大妈见面都喊“杨教授”“杨老师”,他们就知道杨教授好,杨教授有本事,杨教授为村民着想,其实杨教授有个雄心勃勃的计划,想仿照当年陶行知、晏阳初他们在黄岩探索和实践“新乡土主义”规划,他们踏点、调研、规划,就是想把黄岩西部村庄纳入到“黄岩西部大景区”进行通盘考虑,缕出一个永续发展、安居美丽的新乡村来。

 

“美丽乡村”如何建?三适原则、三位一体、三个层面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建设‘美丽中国’的理想,即使将来我国的城镇化水平达到70%以上,仍然有四五亿人还居住在农村。”杨贵庆说,虽然一个时期以来农村建设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成绩,但是一些地区农村土地和建筑浪费现象仍十分严重,资源过度使用导致的枯竭令人担忧,公共设施和基础设施等十分缺乏,环境污染加剧恶化,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矛盾更加凸显,农村社会问题(如留守的老人、儿童、妇女等)日渐严峻,地方传统建筑和村落风貌特色加快消失,等等。各地的新问题、新形势要求我国农村建设不仅要考虑物质空间环境的改善,而且还要更为全面深入地考虑农村发展自身的“造血机能”,增强自下而上、自内而外的发展能力,从而真正实现农村经济社会和环境的可持续发展。

于是,自2008年以来,作为“乡村人居环境规划研究”方向学术带头人,学院陈秉钊教授、杨贵庆教授团队,在国家自然基金项目、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支持下,相继完成“居住建设健康影响规律及评估研究”“农村住宅规划设计与建设标准研究”“农村住区规划技术研究”等课题。杨贵庆作为科技部《我国乡村城市化农村住宅建设标准研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的3个起草人之一,对“村、乡、农村社区规划标准研究”和“农村住区规划技术研究”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主编出版了《乡村中国》《农村社区》《农村住区规划技术培训教程》等重要学术成果。

杨贵庆认为,后工业时代,包括旅游经济在内的第三产业将异军突起,美丽乡村建设恰逢其时。他提出了建设美丽乡村“三个三”的理论:首先是三位一体,也就是产业经济、社会文化、空间环境一体发展。他说,产业经济是物质基础,可以为乡村的持续发展提供源动力;社会文化是灵魂,人文的延续,可以保证老家的记忆不流失,家乡的情怀仍持续,离乡而不忘乡,乡愁的滋味是每个游子最终的精神期待;空间环境是产业和人文的载体,其建筑和空间环境本身的风貌特色,具有一定的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三者之间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其次是三适原则,就是适合环境、适用技术、适宜人居,一句话就是采取因地制宜、对症下药的方法,千万不能千篇一律,千万不能搞一刀切。再次是三个层面,即一个是乡域,一个是村域,一个是村庄。关键要处理好这三个层面的对应关系,既有重点,又需互相照应,不可片面发展。

 

美丽乡村规划教学实践基地挂牌黄岩

理论与实践总是形影不离,潜心研究与用脚丈量也是孪生兄弟。恰在此时,浙江在“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的基础上又进一步开展美丽乡村建设,寻找农村发展新出路的黄岩区找到了杨贵庆,想请他担任黄岩美丽乡村规划建设专家智库首席专家。杨贵庆首先做的就是在“十一五”科技支撑项目理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开展理论结合实践的研究,“那以后,学生们来黄岩就成了家常便饭,大家针对黄岩农村现状,调查乡村产业经济、社会文化和空间环境等,试图探索因地制宜开展乡村规划建设工作的新途径和新模式。”杨贵庆说。

实地调研从问卷起步,仔细研读《屿头乡沙滩村村民意愿调研报告》,记者发现调研问卷的问题从“家庭基本情况”开始,到“与乡镇的联系频率”止,设计问题53个,您家日常生活垃圾的处理方式、冬天您家主要取暖的方式、是否想使用太阳能热水器、日常一般去哪里上厕所、您对本村环境是否满意、您的日常出行方式、农产品交易方式等等,可谓事无巨细、面面俱到,41户居民,家家被问到,户户有回音;实地调研的同学王祯、万成伟、甘新越、孙小淳……21多位同学参加了2013年的那次入户调查,很多同学以此为题完成了毕业设计和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而今,小小的屿头乡沙滩村又成了“中德乡村人居环境规划联合研究中心”了。2015年11月,许多金发碧眼的外国师生操着法语、英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来到沙滩村,又是拍又是看的,原来是为了合作开展乡村规划研究生课程设计,协同进行美丽乡村从规划到建设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而来的。多年的行走思考,杨贵庆的理论与实践也结出了《黄岩实践——美丽乡村规划建设探索》《乌岩头村——黄岩历史文化村落再生探索》等沉甸甸的果实。

 

沙滩、乌岩头村率先成为“美丽乡村”

出成果、出人才是一名教师的天职,这不,当年的学生王祯而今已成为一名熟练的规划师了。我们去乌岩头,转遍整个村庄的那个上午,人群中就有他的身影。在游步道的规划施工现场,因为地上泥泞,他怕忙于工作的恩师脚下打滑,悄悄找老乡砍了一根竹竿递过来,杨教授接过来,说:“走,接下去我们去那边那个四合院看看。”

“好啊,乡土味太浓郁了,这才是原汁原味的乡土气息。”站在四合院的正对面,杨贵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耸了耸左肩上的白布袋,双手撑着小竹竿,细细打量起眼前的老屋,走到侧面、转到屋后,走进庭院、走廊、通道,他对每个需要修葺的角落和细节都一一给出了具体的意见。“抢修老房子,一定要尽力恢复保护它们本来的设计和格局,乌岩头老房子的底蕴来源于时间的沉淀,这是我们现代化的工具和工艺不能企及的,过分修改反倒不好。”“这个转角要种一颗树,可以种银杏树。”“这堵墙上面要用青砖铺上。”“这里以后要建成天井,可以坐着喝喝茶。”“这个房子上面的雕刻太美了,在改造时要保留。”这样的细节在黄岩沙滩村、乌岩头村经常发生,往日的猪圈被改成小茶吧,老式的酿酒院、茶桌等留着用来“农家乐”;实在不敷使用的老房子拆下的瓦片、砖块用来铺路,于是一百条小路就有一百种铺法,路都变得有诗意了;就连他在村里的工作室也是旧房变的,开着两个大天窗,颇似“乡村酒吧”。

我们去的那天,正赶上乌岩头村村民陈景海在家门口用老法子制作红薯粉。村主任陈元彬信心满满地说:“这场景不需要任何包装,就是一个上档次的旅游产品,非常具有观赏性,感兴趣的游客一定会现场订购的。”

两年多时间的“新乡土主义”给黄岩村庄带来了全新的变化。用杨贵庆的话来说,新乡土主义理念在实践中的运用,就是在设计中尽量使用地方材料,表现出因地制宜的特色,使建筑在整体风格上与当地的风土环境相融合。而德国柏林工业大学规划建筑环境学院助理教授汉纳思(HannesLangguth)则这样表达:“我带领学生正在研究农村改造课题,我们将从建筑形式、居住环境、基础设施、社会文化、社区组织、农业经济等多个角度,去思考规划和设计,还要用清洁能源、雨水再利用技术改造这里。”

在沙滩村,杨贵庆等的规划擦亮了800年的太极殿、恢复柔川书院,打造采摘体验园,将“道教文化-儒家文化-建筑文化-中医养生文化-农耕文化”五类文化集于一村。“以美丽乡村为底本,以优良的生态环境为支撑,沙滩村将农业发展与农业观光、农事体验、文化感受相结合,打造‘体验式’农业,成功走出一条风貌古朴、环境如画、生活便利、农民富裕的现代乡村发展道路。”黄岩区区委书记陈伟义如此评价。

 对于杨贵庆,黄岩乡村规划还在继续,详情你上他的“黄岩微信群”就知道了。这不,他在微信里知道了乌岩头村正为村中心广场犯迷糊,立刻赶去了,到黄岩都是夜里11点了,第二天一早就出现在广场建设工地。

 

后记

在黄岩区区委书记、区长写给我校领导的表扬信中写道:“杨贵庆教授自2013年年初来我区帮助开展美丽乡村规划建设以来,工作不分昼夜、作风细致入微、一丝不苟,业绩非常突出、成果丰硕。我们被他日夜兼程、宵衣旰食的工作精神和诲人不倦、循循善诱的治学态度而深深感动。”信中说,杨教授“不看金钱看事业,铺就了一条乡村建筑和文明的‘再生’之路”“他把这里当成了他的第二故乡”,并说:“我们十分感谢贵校能派出一位如此出色的教授来帮助我们建设美丽乡村。”


相关详情请参见同济大学新闻网此前报道及当地媒体报道:

《同济新闻网》视频链接

《今日黄岩》